教育资讯

  今年以来,关于职业教育发展,国家层面“大动作”不断,“大修”职业教育专业目录,并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大会。这也被普遍视作推进普职融通等的积极信号,更有评论指出“职业教育将迎来新的春天”。

5599683345205735490.jpg

  职业教育虽被定位为一种与普通教育并列的类型教育,但在现实中,一直存在“上热下冷”的问题。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我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41.70%,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39.46%。国家虽然作了普职大体相当的硬性规定,但是实际“普职比”已经降为接近6:4。尽管如此,在不少地方,家长关于本地普高录取率偏低的抱怨一直未减。

  职业教育“上热下冷”何以出现?首要原因是职业教育体系仍存在“断档”现象。虽然《职业教育法》明确了建立初、中、高等职业教育体系,相较之下,作为职业教育起点的初等职业教育一直很少被关注。学生、家长把升入普高作为唯一的选择,地方政府也把“普高率”“重高率”作为评价一所学校办学质量的唯一指标。一些初中学校为了应对升学指标考核,便对初三学生进行草草“分流”,把一些文化成绩不达标的学生动员到当地的利博取款时间,提前进入中职学习,因此造成了学生和家长潜意识认为读中职就是成绩不好、“低人一等”,强制性的初中毕业学生“分流”成了“分层”。

  在“学历情结”的现实语境之下,家长们都想法设法送孩子进入普高学习。为回应家长对普高的超高期待,一些地方的利博取款时间也顺势选择以普高化为招生卖点。学生进入学校后,并非学习职业教育的相关专业课程,而是学习与普通高考对应的考试科目,造成中职教育“普高化”。

  职业教育的办学质量、就业质量普遍不高,也是造成实践中“上热下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办学质量方面,虽然国家不断修正职业教育专业目录,以期实现与用人市场无缝衔接,但具体到职业学校,所设专业的变更需要在实训设备、师资建设等方面进行大量调整,这种不小的资金压力也造成一些职业学校在专业设置上难以快速跟上市场的变化需求。就此,“以专业兴产业”“以产业兴专业”成为一句空话,职业教育所设专业与产业严重脱节,毕业生也很难实现高质量就业。

  我国自2019年已经开始推进中高职衔接,逐步建立起中高职的“立交桥”,但实际上中职学生毕业后除一少部分能进入高职院校继续学习,绝大多数学生仍面临就业选择。一些学校选择将学生送到一些企业和工厂,在专业所学与工作实际的的巨大落差之下,不少学生“毕业”后随机选择“失业”,这都加深了学生和家长认为职业教育“无出路”的刻板印象。

  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受地域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我国的职业教育存在不均衡的现象。特别是中西部贫困地区,教育资源短缺,普及程度低,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明显滞后,是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有关调查数据表明,2019年全国有中等职业学校1.01万所,尚有127个县没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即使在一些地方开办了职业教育学校,但学校的数量也较少,造成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呈现不均衡现象,学生就读职业学校的选择相当有限。另一方面,现阶段,我国职业教育招生也未突破地域限制,目前各省的职教高考也存在一定差别,且不能跨省录取,中职学生毕业后进入高一级学校也受到了限制,让学生和家长认为职业教育就是一条“断头路”。

  职业教育质量评价体系不完善不科学,也助推了职业教育“上热下冷”。目前国家要求建立分类考试招生、“1+X”证书制度试点、国家学分银行等多元职业教育质量评价手段,然而在现实中,有关部门对职业教育评价仍然只将普职招生数量(或普职比)和学生毕业后的是否就业作为硬性指标甚少关注学生在校专业性学习的过程性评价和学生毕业“入市”后的跟踪评价。更离谱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将中职学生毕业升入高一级的高职院校作为评价学校办学水平的重要指标,在评价学校中错误坚持“唯升学论”“唯学历”,造成部分职业院校虽名为“职业”,仍以升学、学历为导向办学。这些已不合时宜的评价手段亟需扭转,否则,职业教育“上冷下热”的困境难以摆脱,高质量职业教育体系也难以及早建成。



新闻资讯
更多

城市选择

澳门特别行政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江西省:
青海省:
甘肃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海南省:
广东省:
福建省:
浙江省:
安徽省:
江苏省:
山东省:
河北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重庆:
天津:
上海:
北京: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