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系统的职业学校不甘为“断头教育”,于是乎,建立起了“类型教育”体系。

  人社系统的技工学校不甘为“兜底教育”,于是乎,主动和职业院校进行“融合”。

  家庭和孩子不甘与“职业教育”为伍,于是乎,谁若推介职业教育,他们一定会一句话噎死你:你愿意让你的孩子上职高吗?

  于是乎,现在虽然职业教育早已号称拥有了教育的“半壁江山”,但满眼望去皆是“身在曹营”的关羽徐庶。

  回想起当年一起进入职教界的难兄难弟们,就像一群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我们进入职业教育界,不是为了“建设”它,而是为了改造它、颠覆它、逃离它。

  舆论往往把学校升格描述为校长的“一己之私”,坦白讲,这对校长不公平。其实,职业学校升格,不但符合校长的“一己之私”,还符合包括学者、官员、师生在内的整个职教集团的利益。升格对学者能有啥好处呢?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嘛——只有职业教育实体做大,学科才能做大;只有职业教育实体高大上,职业教育学问才能高大上。这叫职教升格和独立体系建设的“集体无意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从未有如此的默契。于是乎,职业教育在我国就成功突围职业教育的“经典概念”,越中职,跨高职,直指本硕博,一路高歌猛进,打造成了举世无人堪比的巨大帝国。

  然而,当我们沉浸在“巨大体系”的荣耀里时,可能有意无意在遮掩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即:如果人的智力是呈正态分布的,如果社会的职业岗位是呈金字塔型的,无论我们把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得再怎么宏大,总有人要处在教育和就业的底层。通过所谓的职教高考,也许能带来职业教育表面的繁荣,但这只不过是把鸡蛋从一个篮子放到了另一篮子,那些转道而来的孩子,只不过是参加了一场热闹的转场秀而已。该在底层的依然如故。

  可是,这会造成不良的后果——当我们都把目光聚焦在“高大上”的职业教育时,谁来关心处在底层真正的职业教育呢?

  长期以来,我们为提高职业教育所谓的吸引力绞尽脑汁,我们有意无意在回避另一个基本事实,即: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主要不是由教育本身决定的,而主要是由职业岗位的社会声望决定的。要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很简单,就是要提高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和薪水。而这要依赖复杂的社会因素和一个渐进的历史过程,教育自身无能为力。

  我认为,职业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愿意诚实面对职业教育的“历史身份”和实际地位。

  职业教育从一开始就是一种慈善事业,一种需要献身的事业,而我们却想把它做成一项荣耀的事业,一种“高大上”的事业。

  我这样说,并非反对提高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恰恰相反,我认为提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同等重要还远远不够,而是要提更加重要。不过,我这里讲的重要不是升格,不是类型教育,不是独立体系,而是诚实面对职业教育作为断头教育、兜底教育的现实。

  为什么要讲职业教育比普通教育更加重要呢?这是因为职业学校面对的生源更复杂、教育更有难度、对教育条件的要求更高。职业教育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特殊教育”。请问:对于这样一种教育,仅仅讲同等重要怎么能够呢?

  讲更加重要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落实到更加重视上。就是要让职业学校的学习环境比普高更优美、教学条件比普高更完备、教师的待遇比普高更优裕。

  我这样讲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符合人性和经济学原理的。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一些卑贱的职业,例如清洁工,不洁的工作环境,受到折损的尊严和体面,需要通过提高工资进行补偿。

  正如前边所言,职业教育是一种特殊教育。它不仅要教学生技能,更要使他们由“学业失败者”转变为“生活的成功者”,而这就需要职业学校的老师比普通教育具有更多的仁爱之心、更高的教学艺术和更强的奉献精神。但他们的社会地位却不高,甚至受到鄙视。因此,他们理所当然地要得到比普通教育更多的回报。

  其实,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科技水平的整体提高,工人职业的工作环境和待遇正在得到改善,人们对职业教育的排斥并没那么强了。最近看新浪的一个热搜,一些同学和家长之所以不愿意读职业学校,是担心那里的学风,害怕进去被带坏了。要改变学风最重要的靠什么?当然靠教师。

  我们关于职业教育的研究可以说“汗牛充栋”,可是,针对职业教育教师的“有效研究”有多少。提到教师,就像提到职业教育本身一样,无外乎就是提高学历和待遇。可是,我们深入过职业学校的实际吗?我们知道那里的师生的所思所想吗?我们知道他们忧的是什么难的是什么盼的是什么吗?我们知道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需要更多的教育艺术、爱心和奉献之心吗?从而在此之上,职业学校的教师应该具备怎样的特殊素质吗?最后,对这样一个具备特殊教育素质的群体,社会应该怎样给予他们一个合理的回报吗?

  我的“身在曹营”难兄难弟们,既然在曹营呆了这么久了,就放下“汉事”吧。

  我们别光梦想改造它、颠覆它、升级它,或者逃离它。

  我们别光沉浸在理论体系构建的“宏大叙事”之中,让我们把目光向下,聚焦在“田野”,聚焦在职业教育这座巨大金字塔的底层——职业学校的学生和老师。

  那里才是真正的职业教育。

  让我们为真正的职业教育鼓与呼吧。


新闻资讯
更多

城市选择

澳门特别行政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江西省:
青海省:
甘肃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海南省:
广东省:
福建省:
浙江省:
安徽省:
江苏省:
山东省:
河北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重庆:
天津:
上海:
北京: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