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668.png

又是一年暑假,但今年明显与往年不同。

今年以来,K12校外培训行业受到政策的严监管,不仅往年教培机构“弹药充足”的暑期投放大战今年毫无动静,而且从今天中午开始,“北京市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将于近日启动”的新闻在朋友圈刷了屏。

按照北京市教委的要求,暑假期间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生一年级到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托管服务的主要内容包括提供学习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等。

K12教培行业目前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政策的严监管旨在打击教育焦虑和减轻内卷。但这也让平时习惯了放假就把孩子送进补习班的大人们,有点无所适从,毕竟小学一到五年级的孩子们大多精力旺盛,需要丰富的课外活动填满暑期的时间。

有堵有疏。教育监管部门堵住了义务教育阶段疯狂的课外班,同时把职业教育提升到与普通教育同样重要的地位。

今年6月7日,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草案拟规定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并着力解决职业教育领域突出问题,推动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此次修订职业教育法,提出职业教育应该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体现了国家要从根本上提升职业教育的地位,突出就业导向,缓解就业结构性矛盾和促进就业质量的提升,为进一步深化职业教育改革提供法律基础的决心。

职业教育的春天,已经到来了吗?

01

伤不起的K12

从目前的教育评价的导向看,K12教培仍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教育监管部门对于“双减”的高压线是非常明确的。(注:双减,即《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今年以来,K12头部公司好未来股价下跌了67.5%,高瓴资本最新的2021年第一季度持仓显示,已清仓好未来,将持有的405万股全部出售。还有景林资产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了所持股数77%的持仓。

好未来股价表现就是整个行业的缩影,整个K12行业的估值逻辑已经改变,未来在定价上可能以课外补习为目的的课程将和兴趣班课程的估价相差不大。

但职业教育及职业教培并不会受到严监管的影响,这一点在二级市场上已有共识。有二级市场分析师对来咖智库表示,职业教育受到国家大力推广和促进,职业教培受益于公务员、考研、教师、职场专业技能等需求的不断扩大,确定性优于K12教培。

然而可惜的是,职业教培今年以来显然也受到了行业冲击。以中公教育为例,职业教育赛道绝对龙头,品牌、管理能力壁垒深厚。但这家公司在今年以来股价离最高点已经腰斩。

最新的消息是,华南职业教育(6913.HK)于6月30日启动招股,公开消息显示,目前该股公开发售已获足额认购。华南职业教育是大湾区最大及中国第五大民办学历职业教育服务提供商,按该年度在校学生人数计,分别占大湾区及中国市场份额约5.8%及0.5%。此次IPO发售价为1.59-2.01港元/股,每手2000股,预期7月13日上市。

02

职业教育,获得社会认可还需时日

根据百度营销院发布的《2021职业教育行业洞察》显示,目前考证需求旺盛,更多消费者关注学习语言的选择、对应语言的培训机构及其就业前景。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一方面,职业教育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为各行各业培育高素质的产业生力军,能够更好地满足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现代服务业等需要;另一方面,职业教育为广大青年提供多样化的成长成才路径,使每个人获得发展自身、奉献社会、造福人民的能力,同时有效分流高考升学压力,为深化教育改革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但是,目前职业教育的发展仍旧面临一些问题。

第一,社会的认可度不高。“谁家好孩子去上职校”、“没考上没学上才考虑去职校”、“职业院校混乱学风差”、“职业院校的学生并不是大学生”等社会偏见与刻板印象与职业教育相伴而生。在中考时,重点高中优先录取,普通高中再录取,剩下的去读中等职业学校;高考时,本科录取结束后才是专科与高等职业学校;就业时,职校毕业生也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在这样的现实中,就读职业学校仿佛成了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职业教育被视为是末流教育,被当作是无奈之下的被迫接受。当下我国职业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处于一种社会轻视、家长歧视、学生鄙视的尴尬状态,此局面的改变需要社会多方的共同努力。

第二,职业教育教学质量有待提升。与普通教育的学校相比,职业教育学校在师资力量、资金储备、校园环境、授课水平、基础设备等诸多方面都存在着差距。职业教育的教学重点是培养受教育者的专业技能素养,因此仅靠系统知识的学习并不能使其达到社会企业用人单位的要求,在专业知识学习的同时需要进行实践操作来对理论知识进行巩固。对受教育者进行系统、有针对性的教学,实现教学质量的提升。学生虽然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但是在综合素质和工作能力方面也都有待提升。

第三,人才的供需不匹配。我国虽然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职业教育体系,平均每年向社会输送1000万职校毕业生,但是“用工荒”的问题仍不断出现。

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职业学校1.15万所,在校生2857.18万人。全国职业学校开设了1200余个专业和10余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各个领域,每年培养1000万左右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然而,我国对应用技术人才有很高的需求量,在各种关键的职业技术岗位上由于人才缺乏而无法实现企业转型和持续发展的情况屡见不鲜。所提供的人才与企业所需要的人才不匹配,供需失衡。据相关资料统计,我国技能型人才和高素质劳动者仅占全部工人的三分之一,其中高级技师占百分之四。此外,校企合作办学的积极性不高,国家没有硬性的要求和刚性配套政策。职业教育存在理论与实践的脱节,教学过程与实际操作缺乏有效的结合,更多的是纸上谈兵,所掌握的技能知识与企业单位的要求存在差距。

结 语

要扭转职业教育面临的困境,主要让社会、家长和学生意识到,职业学校的专业学习也可以成为一种主动选择,而不是被动的妥协。

有二级市场分析师建议,职业教育应该本科化。“职业教育应当被视为是一种教育类型,而不是教育的一个层次。无论是在知识技能,还是文凭地位上,让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平起平坐。”


新闻资讯
更多

城市选择

澳门特别行政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江西省:
青海省:
甘肃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海南省:
广东省:
福建省:
浙江省:
安徽省:
江苏省:
山东省:
河北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重庆:
天津:
上海:
北京: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