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重视职业教育不仅仅是为学生免去学费,强制分流学生这么简单,而是应搭建完善的职业教育支持体系,加大对职业学校的软硬件投入,这才是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关注的问题。

16262292546000400_a700x398.jpg

一个扎着丸子头,穿着灰色工装服,戴着白色手套的17岁女孩,正在车间里熟练地修理汽车。青春靓丽的形象与其所从事工作之间形成的反差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原来,这个名叫古慧晶的女孩是深圳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2019级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的一名学生。

2021年4月,古慧晶代表学校参加广东省职业院校学生专业技能大赛,在机电维修赛项目中获得一等奖,不仅刷新了发动机拆装赛项目的全校记录,也成为广东省第一个参加此类赛事并夺得一等奖的女生。

“职校生都是在混日子、女孩不能学汽修,这些都是刻板印象。”古慧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不希望被“标签化”,“我的人生我做主,其他的就让别人说去吧。” 颠覆性的形象和个性化的表达,让这名职校女生迅速成为新晋 “网红”,也引发了公众对职业教育的讨论。

眼下正值“中考季”结束,莘莘学子将面临人生的第一道选择题。从2020年开始,有关未考上高中的初中毕业生被分流到利博取款时间的消息就受到热议,今年也不例外。职校学生是怎样一个被忽视的群体?当前职业学校的发展状况又是如何?

在四川一所省级重点职业中学任教16年的沈红看来,目前中国正在迎来职业教育的春天,这让她和同事们倍感兴奋。除了教书,沈红还在这所学校先后担任过团委书记、招生办主任等职务,谙熟职业学校的发展历程和遭遇的困境等。

教育部多年前就提出,到2020年各地原则上要按50%的比例引导应届初中毕业生向中等职业学校分流。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陆续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教育部关于职业院校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制订与实施工作的指导意见》等多份文件,职业教育受到空前重视。

沈红的求学和从教经历,赶上了职业教育的“一波三折”。在她初中毕业的1989年,正是中专生的“黄金时代”,但后来随着国家取消毕业分配制度,她进入职业学校任教的很长一段时期,中专学校教师和学生都被社会“看不起”。如今在她退休前夕,又迎来了职业教育发展的春天。

沈红认为,重视职业教育不仅仅是为学生免去学费,强制分流学生这么简单,而是应搭建完善的职业教育支持体系,加大对职业学校的软硬件投入,这才是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关注的问题。

以下是沈红对职业教育思考的讲述,内容经过了编辑调整。

职业教育的“一波三折”

我在职业学校工作了16年,还有5年就要退休了,没想到现在赶上了职业教育发展的春天,以前都是我们去求别人来读书,现在是别人来求我们要读书,完全反过来了。我们学校这几年都维持在一千一二百人的规模,今年招生下来总人数可能要突破1700人。学校放不下这么多人,正在扩建,老师也不够。现在职业教育发展势头很好,但国家不能只是简单将初中毕业生分流到职业学校,还可以做得更全面一些。

我是1989年初中毕业的,正是中专生吃香的时候,因为毕业包分配,出来直接就有了铁饭碗,所以都是班上前一二名的学生才能考上中专。我那年没考上中专,所以读了高中,然后1992年又考大学,那时大学毕业也是包分配的。但1993年国家就酝酿取消大中专生包分配制度,到1996年实施时,中专生就不吃香了。后来,都是考不上高中的孩子才去职业学校。

我毕业时,本来可以被分配到一所中专学校,但那个时候中专开始走下坡路,我就想去普通高中,凡是好点的老师都不想去中专了。我本来可以去我们这里一所不错的普高,但因为一些原因没去成,就去了一所偏远的初中当老师。在那里教了十来年书,因为家庭等原因我一直想到城区来,所以被调到这所职业学校,一直工作到现在。

从初中学校调到职业学校,我的亲身感受是,社会对中专生,对职业学校和这里的老师都有点看不起,毕竟毕业不再包分配。即便我们是省重点职业中学,但接收的还是没考上高中的学生,每个班总有几个很难管的孩子,都是别的学校“淘汰”过来的。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些孩子虽然读书不太行,但是脑子并不笨,他们只是没法专注,不能把精力用在读书上面。

我原来教过一个学生,她在读书的时候就去社会上学“按摩”,学校要开除她,最后还是我把她保了下来。后来她顺利毕业,又读了电大,现在在一个大学找了一份非教学类的工作。这样的孩子,能走上正道就很成功了。她说我是她的再生父母。还有一个学生,不知道因为一件什么事我批评了他,他拿起一个空矿泉水瓶子要打我,这个动作性质很严重,学校也要开除他,他妈妈过来哭着求情,我又把他保下来了,处分都没有给,处分了就会留在档案里,关乎一辈子。他也很争气,现在还经常来看我。

对于这类孩子,我都是哄着他们,天热了给他们买个雪糕,他们高兴得不得了,这对老师来说不算什么,但学生可能一辈子都记住了,对你这个老师的认识也不同了。看到学生们成才,对一个老师来说,真是很感动,很骄傲。所以对这些孩子,你只要多一些耐心,多几次关心,多做几次工作,都是可以教育好的。我一直觉得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用心的老师。

如果你问我那个时候的学生和现在的有什么差别,其实主要还是看父母。2005年左右读中专的学生的家长,大部分可能是“60后”,普遍应该只读到了初中甚至不到,但现在读中专的孩子的父母,应该很多都读到了高中,有些还是我们学校毕业的,社会观念变了,孩子父母的格局也变了,所以他们对孩子的要求也不同,认为孩子至少应读个高中,哪怕是职业高中,有能力尽量再读大学。

2005年前后毕业的学生,大部分都是直接就业,基本上都去了工厂,考大学的是极少数。在我印象中,到厂里上班的孩子,部分吃不了苦回来了,但至少有4成的孩子能留下来,有些还干得很好。我听说,我们学校走出来的学生中,还出了两个亿万富翁,这当然跟他们自己脑子灵活,会把握机会也有很大关系。但每个年级中,总有那么几个孩子最后的出路还是不错的。

职校学生质量不断提高

中专取消毕业包分配后,因为学费不比普通高中少,加上“铁饭碗”没有了,所以招生难度比较大。

尤其是2008年、2009年前后,我记得我们学校人数最少时,只有700多人,那时每到中考前后,学校老师都要被分配去招生,校长也要出面先去一些初中做工作,然后我们直接到学校去动员孩子,现场给他们报名。别的学校都是学生去学校报名,而我们是老师追着学生给他们报名。

为了招到生源,我们还要给他们说很多好话,都是哄着“幺儿幺儿”(四川话中对孩子亲昵的称呼——记者注)的叫,有些父母就说,“我们自己都没有这样喊过自己的娃儿”。但我们也不只是这么喊,对孩子也是真的好,当自己的孩子一样。

2012年,四川省率先对所有中职学生免收学费后,招生相对容易一些了。现在读我们这类公立职业学校,学费一分钱不出,只要一学期拿300元书本费,190元的住宿费就够了。宿舍24小时有管理员,其他的电费,水费都不用交。学生喝的都是桶装水,宿舍还有空调,费用也是学校承担,光电费每个月学校都要支出4万多元。

最近几年,来读职业学校的学生中,愿意考大学的越来越多了。一方面是家长的格局打开了,现在这批中专生的父母,多数都是1980年前后出生,多数都读了高中,他们希望孩子读更多的书,这是一个好现象;还有,前几年国家也出台政策,扩大高校对职业院校的招生规模。当然他们一般不是跟普高的学生参加高考,而是参加每年4月份组织的“对口升学考试”(即国家从高校招生计划中选择部分专业,拿出专门指标,对希望继续深造的职教学生进行对口专业的高考,对口高考科目一般为语数外三门文化基础课程与对应专业课程,题目相对简单——记者注),考上的可继续读大专。

从去年开始,大部分学生都不是毕业就进工厂,而是参加“对口升学考试”,这个比例应该占90%以上。我们学校注意到这个趋势,专门给他们开了“高考班”进行培训。我记得去年参加对口升学的学生,基本上都考上了。今年有300多人参加,只有6个人没有考上,应该说考得还是很不错的。

现在的家长,还是希望孩子多读点书,不管公立大学还是私立大学,你去待几年眼界还是不一样。有些孩子觉得私立大学学费高,一年要一万多,我就给他们说,你学好了出来,一个月挣得都不止一万。还有个孩子,考的学校一年学费要2万多元,他的母亲还是残疾人,我都觉得学费有些高了,希望他能想办法申请一些救助,但他说不用,家里还是努力让他是去读了。

我们是职业学校,我就鼓励他们尽早进入社会,对以后找工作有帮助。很多学生考取大学后,暑假就去打工挣学费,哪怕是发传单,我都支持。

职业教育人才“青黄不接”

我们这里大概有一半的初中毕业生读不了高中,只能来职业学校就读,这对职业学校来说是很好的发展机会。但是俗话说,“兵马未到,粮草先行”,光把学生分流过来,没有校舍,没有老师是不行的。

我们学校往年一般都是招生300多人,去年招了500多人,今年估计要招700多人,如果放开招,估计能招1000多人。但是我们校舍不够用,有人建议将旁边的一所学校多余的校舍租下来使用,但不知道进展如何。我们学校想扩大校舍规模,但是手续一直没有批下来,施工总是受到干扰,这方面还需要政府加快配套政策的出台。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教师“青黄不接”的问题,这也是我最担忧的。现在有点能力的人都不愿意到公立学校来当老师,因为待遇相对还是低了一些。我工作了一辈子,现在是高级教师,每个月的工资是4400元,加上绩效考核600多元,也才5000元多一点。可是刚考进来的学生,工资才2000多元,加上绩效工资也才3000多,可能年底还有点目标考核工资,但是不一定能够拿得全。在现在这么高的消费水平下,你说这点钱能干什么呢?

现在人们的观念变了,优秀的人都不会进公立学校。我跟私立学校的老师交流过,他们根本不愿意考公立学校。我问他们,“公里学校退休了工资不是更高吗?”他们说,“退休了工资高有什么用?我们现在需要钱,要现在工资高。”

不仅年轻人,家长观念也变了。比如我孩子毕业后,按照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进我们学校,但是她不愿意,自己在一个培训机构上班,我也很支持她,只要她觉得快乐,收入满意就好,进不进单位有啥区别?各种保险也可以自己买,还不是一样的。

我刚毕业的时候工资是230元,当时也不算高,但是那个时候对工资没概念,感觉有个正式工作,教师还是很有荣誉感的。现在的年轻人面临的压力多,2000多元的工资,打个小工现在也不止这点钱。所以,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不愿意来。

不只是我,我的一些同事也都是这么想的。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在成都一个私立学校教书,一个月工资一万五六。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是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本来考进入成都一所公立学校,但还是被私立学校挖走了。

还有一个问题,国家很重视乡村教师待遇问题,各种补贴很多,但是忽视了我们这种县城的老师。乡村老师过去确实很辛苦,但是客观的说,现在很多学生都转移到了城区读书,乡村老师的教学压力已经没以前那么大了。我原来教过的那个初中,学校30多个老师,学生八九十个,每个年级一个班级,你说能有多累?我们现在的学校总共有160多个老师,今年学生要达到1700多人,很多搞行政的老师也要上课,包括我。我们光住校生都有1000多人,还有早晚自习,单是安全问题都要费很多心思。

职业学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些专业课需要招聘专业老师,比如电子类专业的课程,需要招聘的老师也需要具备相关专业的文凭。现在职业学校招聘老师的学历要求至少是本科以上了,但是有本科学历的这类专业人才,更倾向于去企业发展。有时候我们为某个专业招1个人,需要至少3个人报考才能开考,但报名的人都到达不到3个,我们还得另外找人来“陪考”,但往往连“陪考”的人都很难找到。

我们学校今年有7个老师退休,明年退休的有8个,后年退休的会达到14个,但前年只招进了1个老师,去年也只招进了1个,今年也只招了2个。按照这种节奏,人才“青黄不接”的形势会越来越严峻。

应完善职业教育支持体系

最近几年国家重视幼儿教育问题,很多女孩子也热衷于选择这类专业,我们学校今年也新开设了幼儿保育专业,可是我们缺乏这方面的教师,想招聘也招聘不到,只能让一些别的专业老师来现学现教。

所以要真正发展职业教育,光把初中毕业生分流过来是不够的,我们的整个职业教育体系的架构还需要完善,我们应该向日本、德国一些职业教育发达的国家学习。

德国是首屈一指的制造业强国,也是职业教育发展最好的国家,可以说德国制造的基础就是依赖强大的职业教育。很多奔驰、宝马车都是职业学校的学生组装的。

德国很早就对孩子实施“分流”,我们有个领导去考察过,说德国孩子小学四年级就发展他的兴趣,能读大学的就往升学方向培养,适合职业教育的从小就往就业方向培养,你对电子感兴趣就学电子,你对汽车感兴趣就学汽车。

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体系,真正实现了不同人才的分流,因材施教,对个人、对社会都产生了很好的效果。所谓“双元制”,就是对职业教育的学生,一半时间在职业学校学习知识,一半时间在企业实习。

但德国的实习跟中国有很大不一样,我们这里的实习阶段,很多学校是把所有学生不分专业,派到工厂同一个生产线做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赚取学生的劳务费,学生根本无法提高专业技能。德国很早就颁布了职业教育法,明确了职业学校、企业、政府等在职业教育上不同的责任。现在,在德国除了特殊行业的工厂,其余企业都设有实习岗位,这才能很好的支撑一个国家的职业教育发展。

德国社会也没有蓝领、白领的地位差异,很多蓝领的收入并不比白领差,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也很高,全社会真正重视“工匠精神”,才有了德国制造在全世界的名声。

所以,我们现在的确迎来了职业教育的春天,国家非常重视,但不能仅仅是分流一部分学生这么简单,搭建完善的职业教育支持体系,对职业教育的软硬件方面,加大投入力度,这些是必须要做的,可能暂时看不到明显效果,没有回报,但教育不就是为了“百年大计”吗?这些工作对一个国家的长远发展是不能省略的。



新闻资讯
更多

城市选择

澳门特别行政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江西省:
青海省:
甘肃省:
陕西省:
山西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海南省:
广东省:
福建省:
浙江省:
安徽省:
江苏省:
山东省:
河北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内蒙古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重庆:
天津:
上海:
北京: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